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266章 背后一刀

作者:男人是山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????中国的八月,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,除了一个“八一”建军节,其它的日子都是正常的,流水一般的。然而,今年,北省的八月,却迎来了一个特殊的事件:中央考核组来这儿考核省政府班子了。

????“这个时候,既不是年终,又不是岁尾,怎么想起来考核干部呢?”

????省委书记接到通知,觉得很奇怪。

????“这不是年度考核,是换届考核。”

????杜司长告诉他。

????“换届考核,也太早了吧!”

????“有备无患嘛!呵呵,这是白中央的统一部署,你就不用多问了。”

????“怎么,问也不让问了?”

????省委书记放下电话,摇摇头。是的,党内有个规矩:不该问的不问。可是,这政府换届考核,也是一件大事呀,这种事情,中央应该与自己商量的。

????放下了电话,他的心没有平静下来,他觉得,这个老杜的口气有些个怪。

????是的,北省这一届政府,又到了换届的时候了。可是,这次换届的情况,与上一次不同。上一次换届时,大部分省长、副省长都接近了退休年龄,不到满一届就该退休了。所以,为了工作,提前对他们进行安排,继而考核下一届班子的接替人选,是很有必要的。可是,这一届班子,都很年轻,最大的年龄才56岁,按道理再干一届不成问题。何况“一把手”庾明才54岁,在中央领导的眼里还算是年轻干部呢!怎么,今年换届,难道要换掉他?

????他突然想起了本年度的干部考核,突然想起了老杜指使贾组长演出的那场隐瞒测试结果的好戏。接着,他又想起了最近老杜悄悄回到蓟原看望了正关押的儿子杜晓龙。隐隐的,他感觉到了某种不测。

????这……能吗?不会吧?要是那样。谁会接替庾明呢?庾明本人能受得了吗?

????想来想去,他觉得事态严重,实在是坐不住了。

????他站起来,踱步来到门口,将门掩住,然后回到座位上,拨起了中央领导的电话。

????“老领导你好。”

????他找的是原省委书记,恰好他正在办公室里。

????“你好,忙吗?”

????老书记很客气。

????“还行。老领导哇,有件事情……我需要通过你的后门打探消息啊。”

????“是考核干部这件事吧?”

????老书记一听就明白了。

????“是啊,对于庾明这个班子,组织上是什么意思?”

????“呵呵,这件事,没最后定。可是,组织部门端出了一个盘子……”

????“是老杜端的吧?他的盘子里盛的是什么菜呀?”

????“呵呵,既然你说要走我的后门,我就不封锁消息了。大意是……”

????“啊!这怎么能行?”

????省委书记一听就火了。

????“不要着急嘛!”

????老领导慢慢向他解释,“这也是为了北省的稳定嘛!庾明这个人,是我们亲手提拔的。人品、能力都没问题。可是,他手下的副省长,三天两头地来北京告状,中央领导都腻烦了。起码,你这个庾明没控制住局面吧?”

????“老领导啊,我多说一句,那个告状的吕娴,根本就不应该提拔。品质很不好嘛?再说,你们提拔吕娴和龚歆之前,根本就没和庾明打招呼。庾明反对提拔吕娴的信息,你们又透露给了她本人,这不是制造矛盾吗?我认为,吕娴告状,是坏人整好人,组织应当主持公道,严厉批评她才是。怎么倒成了庾明的‘不是’?”

????“书记同志,组织这么定,是经过慎重考虑的。再说,我们也没有惩罚庾明的意思,只是微调一下。如果宣布了,他也应该理解。”

????“可是上,有职无权。这算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省委书记最后也没满意,放下电话还是嘟嘟囔囔。

????一员大将,就这样被折损了。面对组织决定,他无法再说什么了。另外,他也不能向庾明通风报信。这是组织原则,他得遵守。可是,面对这个阴谋,庾明却毫无思想准备,人家背后捅了他一刀,他现在还傻傻呼呼地在滨海解决房地产滑坡的难题呢,唉!

????不行。不能这样冤枉好人!省委书记思量了半天,最后还是抓起电话。

????“庾明,在干什么呢?”

????“书记,我刚刚调查了滨海房地产的购买情况。我了解到,滨海,包括咱们北省,买房的人基本都是用来居住的。很少有人把买房当作投资,更没有人炒房。可以说,咱们的房地产市场是稳定的,没有泡沫。我告诉滨海的领导,不要人为地打压房价。要老百姓买房。要房地产商继续在滨海投资。”

????“嗯。好好!”

????省委书记点点头,“滨海的问题弄清楚了,全省的问题也就清楚了。我赞同你的看法。”

????“书记,你找我有事儿吗?”

????庾明反问了一句。

????“庾明,别光顾着工作。”

????省委书记说到这儿,显得有些激动。下面的话,本来想透露点儿什么,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,改口说道:“嗯,听说你儿子要转业了?你想怎么安排?”

????“这事儿,按国家规定办吧!”

????听口气,庾明显然没把这件事儿放到心上。

????“可是,现在,国家对军转干部也不是大包大揽,全面安置了。组织上要他们自己联系单位,还要去试用,熟悉环境,实际上就是接受单位的考核。我看这样吧,把他安排到省公安厅。我给组织部说一下,他在部队是团长,咱按处级安排,怎么样?你征求一下孩子的意见。不合适告诉我,咱们再调整。”

????“谢谢书记,为我的事儿想得这么周到。”

????庾明心中感恩,千恩万谢地放了电话。

????一个多么好的同志啊!可惜,太善良了。他只知道冲锋陷阵,却不懂得防备别人的暗算。省委书记放下电话,遗憾地摇起了头。

????庾明从滨海回到省城,还没来得及向省委书记汇报情况,他就被组织部门调到北京,说是新提拔的一位副部长要找他谈话。

????“庾明同志,北省马上要换届了。考虑到下一步工作需要,也考虑到北省政府班子的实际情况,嗯……组织对你的工作有点儿变动。”

????“变动?”

????庾明一惊,面前的这位副部长是自己的老同事,现在找自己谈话,他并感到紧张,一进屋子,他没有做出毕恭毕敬的样子,而是伏在桌子上,看起了一大本厚厚的资料书。

????“是啊,组织决定:保留你的省长职务;日常工作,交给龚歆主持。”

????“什么?副省长主持政府工作?”

????组织决定刚刚从副部长嘴里说出来,正浏览桌上放着的一本大书的庾明就把书翻了个身,发出哗啦一声巨响,他身子一仰*在椅背上,脸上所有的表情都不见了,只剩下百分之百的惊讶,瞪大眼睛,视而不见地楞了半天,接着,他好象对自己的心情居然这样暴露无余感到有些难为情,他身子猛然一扭,又恢复了刚才的姿势,两眼直视前方,接着又发出一声悠长而又深沉的叹息,这一声叹息好象不是飘散在空中,而是渐渐消失在他胃部那些深不可测的坑洼里。

????副部长同样觉得诧异,只不过没有用这种古怪的态度表现出来。他把椅子往庾明身边挪了挪,说道:“庾明同志,面对组织这个决定,你可能没有思想准备。不过,作为老同事,我现在不想人你嘴里听到‘服从’,也不想听到‘不服从’;我只是想听听,你对于组织,还有什么要求?”

????“要求,什么要求?工作都没有了,还谈什么要求?”

????庾明思索了一阵子,还是重重地说了两个字“服从!”

????是的,从加入组织那一天开始,面对工作变动,他历来都是两个字“服从”他这一辈子,可以说是组织指到哪儿,他就冲到哪儿。可是,今天,组织上给他指了一条不归路,他怎么就还是那一句“服从”呢?

????庾明作为一名大学毕业生,作为从欧洲留学回来的工商行政管理硕士,他不傻。但是他在政治上很愚笨;他通晓企业管理,熟识行政管理,但是他不懂权术,不懂厚黑之道。今天,副部长代表组织宣布的这件事,明明指出了这个意思:组织的决定不可更改了;现在,你只有向组织提条件的份儿了。还有什么要求,快说吧!

????要求?什么要求?庾明从跳上官场,向组织要求的只有工作,从来就没提出过什么福利待遇。房子、票子、妻子、儿子的事儿他都没麻烦过组织,现在,组织不要他工作了,除了惊讶,还有点儿惋惜……别的,他实在想不出应该说什么了。

????副部长很客气,给他倒了一杯水,让他想想……

????想了半天,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……

????“好吧,庾明同志,既然你什么条件也不提;咱们就谈到这儿吧!嗯,最近,可能国务院领导要找你……那些项目的事儿,他想听听你的意见。嗯,这一次,你宽松了,来北京,想住多久就可以住多久了。呵呵,再见吧!”

????副部长与他握了握手,这手握得意味深长。庾明觉得,这不是副部长与他再见,而是工作与他再见了;他多年奋斗终身的事业,与他拜拜了!

????下午,部里召开了一个特殊会议,参加会议的,都是这次干部考核之后被免职的。在部长宣读的免职文件里,其中有一条是关于庾明的:免去庾明北省政府党组书记职务。

????但是,部长没有说保留他省长职务的事儿,更没说龚歆主省政府日常工作的事儿。

????组织上,说话很严谨,不该说的,绝对不说。尽管不该做的,他们却做了。

????贾组长也旁听了这次免职会议。

????“这些免职的人,都是民主测评不过关的干部;唯独庾明例外,他的测评票是百分之百的优秀票。”

????他悄悄地告诉身旁的一位司长。

????“那……组织上为什么不让他干了?”

????旁边的司长瞪大了眼睛。

????“这是组织上定的。”

????贾组长说完,朝杜司长那儿溜了一眼。

????“唉,悲剧呀!”

????旁边的司长叹息了一声。

????军红的舅舅也参加了会议,听到宣布庾明的事儿,他第一个来到副部长的屋子里询问情况。

????“这也太不像话了吧?”

????他张嘴就说。

????“是啊,没这么干的。”

????副部长也无可奈何地摊开了一双手。

????“他提什么要求了?”

????军红舅舅关切地问。

????“他什么也没提。我看这个人,精神接近崩溃了!这件事,对于他这个老实人,太残酷了!”

????军红的舅舅一下子明白了什么,他对自己的这位亲家虽然了解不多,但是,通过几次接触,他明显地感到,这个人太死板,在仕途上不会有什么发展了!

????他先给姐姐、姐夫打了个电话,通报了情况,然后告诉将军姐夫说:“别让军红张罗转业的事儿了,她的那个省长公公,指望不上了!”

????离开北京,回到政府大院,庾明发现人们对他都投来一种近似怜悯的目光,一些年纪轻轻的、刚刚录用的小公务员,平时很少与他打交道的,现在都主动与他打起了招呼,虽然省长的职务没有免掉,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职位形同虚设。大权旁落,这个成语用在他的身上。真是再合适不过了。组织虽然没有公开宣布,但是,他知道龚歆、吕娴早就得到消息了。正因为人们知道他失势了,倒霉了,已经没有架子可端了。才知道与他打招呼不会遭拒绝,才对他格外客气。

????不!不能这样等待。这么等待组织来宣判他政治上的死刑,太让人受不了了!别说一天两天,就是一时一刻他也受不了。

????走进自己的办公室,他首先告诉秘书长,立即召开政府组**员全体会议。

????人们都准时来到了会场,气氛显得有些沉闷,又有些悲壮;除了吕娴的脸上满面笑容,每个副省长和厅长的脸上都哀戚戚的。庾省长是个多么好的人啊,怎么就摊上了这种倒霉的事儿呢?那个考核组前些日子考核时,再三追问政府班子成员之间的团结问题,原来这是为整人制造借口哇!

????“同志们,今天开会,我只宣布一件事情:从今天起,省政府所有行政事务,交由龚歆副省长代我处理。嗯,原因嘛,是国务院领导,要我参与一批项目的研究。嗯,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龚歆同志的工作,把政府各项工作搞好。这些年,我主政工作,抓工作很紧,对各位关心不够,请大家谅解。谢谢以往你们对我工作的。谢谢!”

????往下该说什么,庾明实在不知道了。这次会议,组织没有安排,省委没有安排,完全是他自己争取主动的缴械行为。交了,轻松了,踏实了!他可以名正言顺地坐在办公室不处理事情了。

????但是,此时,龚歆却抢先发言,解除了他的尴尬。

????“各位,感谢庾省长的信任,将政府工作交给我主持。我首先要感谢庾省长给我们打了这么好的家底儿。嗯,我们省虽然并不太发达,但是,至今,财政没有亏空,政府没有巨额债务。这是庾省长带领我们奋斗的结果。本人不才,愿意在庾省长指导下,在各位下,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,为全省的发展做出自己的努力!”

????龚歆讲完,庾明带头鼓了掌,大家也跟着鼓起了掌。接着,几个副省长就张罗着请庾省长吃饭。其中,吕娴嚷得最欢,还说要到北辽的郁美大酒店。庾明看了看她,没有理睬。径直走出了会场。

????大结局:龙归大海

????初夏的天气,分外的晴朗。加上小岛上的空气清新,天一亮,庾明就会产生下地走路的欲望。今天早晨,他四点钟起来,围着小岛的环海小径走了一圈,觉得有些疲乏,看见路旁新安装了一排座椅,顺势歪歪地倒在上面,一个瞌睡,便迷迷地睡了过去。

????等他醒来,太阳已经老高了。该是八点的样子了吧!他发现自己已经离开座椅,躺在草地上阴凉的树荫里,他一边思量着自己怎么滚下了座椅,一边觉得身上已经歇过气来了,挺舒服的,挺惬意的。透过树荫的一两处空隙,他能看到阳光。周围是一棵棵巨大的树木,有些阴森森的。不远处,上午的阳光透过树叶,往下筛落,留下了地上几处斑斑点点亮色。每当这些地方的亮色摇曳,便有微风吹拂过。枝头有几只松鼠,态度友好地对着他吱吱叫着。

????他懒洋洋的,却觉得舒舒服服的,尽管食堂的服务生们喊着“老爷子,吃饭了!”

????可是他还是不想起来。他们的喊声减弱了,他又打起了瞌睡。就在这时,小岛海边上传来重重的“轰”的一声,他连忙爬起来,支起一支胳膊,仔细地倾听。没有多久,又传来一声。他连忙爬起来,走出去,透过树叶的空隙往外张望,但见海边码头上一片尘土飞扬。

????“爸,你看什么呢?”

????随着嚓嚓嚓地脚步声响起,儿媳妇狄花儿走了过来,“你老走了一早晨的路,不饿吗?我让他们把饭送这儿来吧?”

????“不用了。”

????他摇摇头,指那着码头那团飞起的烟尘问道,“那儿,他们在干什么呀?”

????“哦,爸。是甄珠儿的康复疗养院要扩建……这事儿,虎子走时没跟你说吗?”

????“说是说了。可是,他们怎么弄得惊天动地的?”

????庾明有些不满意了,“告诉这些施工的家伙,要注意控制噪音!”

????“嗯,一会儿我告诉他们的项目经理。”

????花儿点头称是。

????“还有,扩建疗养院,要注意服务质量;尤其是要注意维护岛上的环境。嗯,这儿的环保,绝对不能出问题!”

????“是。一会儿,我告诉珠儿。可是,爸,珠儿这个疗养院可是火得不得了。”

????花儿没有了开始初见珠儿时的妒忌之意,开始眉飞色舞地向他汇报,“昨天一天,就接了二百张订单。那位护士长说,如果照这个规模发展下去,疗养院应该增加员工了。”

????“呵呵,她们用了什么法子忽悠来这么多人啊?是不是又打了广告?”

????庾明知道儿子能忽悠的伎俩,不由地撇起了嘴。

????“爸,不是他打了广告,是因为珠儿的制厂发明了一种保健饮料。人们都是冲着这个饮料来的。”

????“饮料,什么饮料?”

????“说是叫‘甘梨醋’。”

????“甘梨醋?听说有人发明了苹果醋。我还没听说有这甘梨醋。经过政府部门检验了吗?”

????“经过了。”

????花儿高兴地告诉他,“有一位来疗养的部长,白天还在轮椅上坐着,晚上喝了这种饮料,又让珠儿针炙了一次,马上就站起来了!”

????“这么神?”

????庾明听到这儿,不由地不信了。

????“是啊,爸爸。如果这种饮料要是早制造出来,你的偏瘫早就冶好了。你会在省长的位子上多干几年。”

????“多干几年又能怎么样?唉,人老了,不服不行啊!”

????“爸爸,你别说自己老了,我们觉得,你自从来到这岛上,心情好了,身体也好了不少。天天精神愉快。嗯,真是越活越年轻了!”

????“什么越活越年轻?如果是那样,就违背自然规律了。”

????庾明说到这儿感慨地叹息了一声,然后动情地对儿媳妇说:“花儿啊,说起我这下半辈子,还真得感谢你、感谢你妈妈呢。要不是你和你妈督促庾虎买下这个小岛,我这半身不遂的病人上哪儿去安度晚年啊!”

????“爸爸,别这样说。我们是一家人,就得相互提携啊!再说,我和妈妈当初开发这个小岛,还不是*了你的势力、你的影响……”

????“花儿啊,你这个儿媳妇,就像是我的女儿啊。唉,就是女儿,也没像你这么孝顺父亲的。”

????“爸爸,别说了。我觉得,我的一切,都是你给的……”

????花儿见公公这么动情,自己想起往事,也滴下了眼泪来。

????“呵呵,孩子,哭什么?你应该高兴啊!嗯,听说,蕊蕊进入决赛了?”

????庾明忽然想起了蕊蕊在北京参加第二次奥运会的事儿。

????“爸爸,她已经拿了金牌,现在可能正领奖呢!”

????“是吗?”

????庾明听儿媳妇这样一说,急忙打开了3G手机,拨到了奥运会专用频道。

????雄壮的国歌奏响了,只见孙女儿蕊蕊在人们的欢呼声中,高举鲜花,登上了冠军领奖台。

????“蕊蕊,好样的。爷爷在这儿祝福你!”

????“爸爸,还有彪彪呢?”

????这时,儿媳妇将频道换了一下,只见,孙子彪彪正在水立方的水道上正奋力拼搏着。

????“彪彪拿了几块金牌了?”

????“七块了。”

????花儿高兴地告诉他,“人们都预测,彪彪如果发挥好了,就能超过30年前北京首届奥运会上的美国飞鱼菲里普斯。”

????“呵呵,菲里普斯……”

????庾明点点头,感叹道,“现在,国家富强了。我们不需要通过金牌数量证实自己的实力了。运动会,权当是健身吧!将来,彪彪和蕊蕊他们这一代活得比我们健康、长寿,这比什么都重要啊!哈——”

????老爷子哈哈大笑起来,笑声爽朗地传向遍了小岛,传向了天外。

????可是,这一阵笑,让花儿感到了一种明显的不测,她仔细地注视着公公,只见他的脸在笑声中不断地抽搐着、抖动着,接下来,便在笑声中慢慢倒在了绿茵茵的草地上。

????“爸爸——”

????花儿失声地大叫起来。

????老爷子像是听到了儿媳妇的哭叫,他的脸部微微一笑,眼睛突然睁开向海边望去,只听见轰隆隆一阵巨响,平静的海水突然翻起浪花,分别向两边退去,一条铺了红地毯的海底之路出现在面前,远处的海底世界里,只见宫阙隐隐,香风馥馥,玄鹤声鸣,龙王、龙子、正与那些虾将蟹士们谈笑风生,龙门大开,龙兵虾将们分列两旁,像是欢迎自己归去。他呵呵呵大笑三声,然后背剪起双手,顺着海底的金光大道大踏步走去……

????正在北京水立方游泳馆观看奥运游泳比赛的庾虎、军红听到了父亲的丧讯,立刻离开现场,带着儿子彪彪、女儿蕊蕊,乘自己家的直升飞机飞回了滨海的康复岛上。

????老爷子含笑躺在自己卧室的病榻上,像看到了儿孙们凯旋归来,脸上露出一丝微笑。

????当天,省报头版发了一条讣告:本省原省委副书记、省长庾明先生于本日九时无疾而终。享年100岁。

????在第二版的体育新闻版面上,又刊登了另一条消息:姐弟金牌王:庾明后代庾彪彪获得北京奥运会游泳项目九块金牌,被誉为中国的菲里普斯。

????庾蕊蕊获得北京奥运会跳水项目五块金牌,被誉为当代跳水皇后。

????庾老爷子去世、庾家姐弟二人奥运会夺冠一时成了新闻热点。此时,也难免那些小报记者在背后里乱作文章,其中,一家晚报的《胡说八道》专栏发表署名“放屁”的文章说,为什么庾家姐弟二人双双夺冠?因为他们是龙的传人。他们的祖先有龙的血统,云云。

????接着,这篇文章讲述了蓟北县庾家庄大芦苇塘里的传奇故事……又讲述了庾老爷子在官场解职后奔赴海上,协助儿子设计、开发神州环保第一岛——滨海康复岛,为心脑血管疾病患者康复事业做出贡献的事迹。

????从此,康复岛甄珠儿疗养院的名气更大了。

????(全书完)
(←快捷键) <<>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