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31章 031

作者:依存体质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????苏行止的这个房子,虽然常年没什么人在住,但是却非常的干净,肯定是定期打扫的。

????岑肆选了二楼靠里面的房间,进去之后被子什么的都很齐全,就连浴室都摆好了日期很新的洗漱用品。

????她拿起来看了看,还是选择用自己的,之前收拾行李的时候,她就已经做好了各种洗化用品的分装,都装在一个小盒子里,足够三天的用量。

????天色已经不早了,之前已经吃过了饭,岑肆也不怎么饿,直接就去浴室洗了个澡,翻出自己的睡裙换上,站在镜子前头一边吹头发,一边打量着自己的脸颊。

????之前看多了肿成仓鼠的样子,这会儿再一看正常的,她还觉得挺不习惯的,也不知是什么毛病。

????湿润的发丝很快变得干爽了起来,软软的垂在脸颊两侧,衬得脸颊就更娇小了些,没有化妆的面容也并不显憔悴,反而干干净净的,皮肤的状态很好。

????就是样子过于乖了些,就跟个中学生似的,岑肆一向不喜欢自己有刘海的样子,之前被理发师擅自剪了一些出来后,她就挺生气的。

????眼看这些碎发凌乱的垂在额头上,都快把眉毛遮住了,她就吹了口气,用手通通都撩在两侧,出来看了眼手机,才晚上九点多。

????离睡觉时间还早,她想了一下,回身批了件长外套,穿着拖鞋走出房间,往楼下看了看。

????一楼的客厅里并没有开大灯,只有几盏小小的壁灯在发着昏黄的光亮,到处安安静静的,没有一丁点儿声音。

????苏行止哪儿去了?她就有些奇怪,干脆走下楼梯来,转头四处看了看。

????“找我吗?”男人淡淡的声音响起来,方向却是旁边的露台那里。

????岑肆转过身,才看见那挂着水晶珠帘的露台外头,摆着张木质的长桌,苏行止就懒懒的坐在桌边,身子向后靠着椅背,见她看了过来,就抬手叫她过去。

????外头的天色已经全黑,那露台上只有一些彩灯,却并不显的昏暗,四处都被皎洁的月光笼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,四周的则是摆满了各色的盆栽,有些叫不出名字的花已经开放了,散发出淡淡的香味。

????岑肆并不懂花,低头看了好大一会儿,心里能想出的语句也只是:‘这个花朵好大啊’”这朵花真香‘,实在是有些没文化。

????“过来坐。”

????听见苏行止说话,她才直起腰,也在那长桌前坐了下来,看了眼他手里的酒杯,眼睛就亮了亮:“是酒吗?”

????也不用他回答,眼睛就自动看向一旁的酒瓶,辨认了一下外包装的英文:“是干红葡萄酒吗?但我不认识这个品牌。”

????“波兰的一个品牌,比较小众。”苏行止说了一句,又给他自己的杯子里倒了一点,稍微晃了晃杯子,浅浅的喝了一口。

????估计也是刚洗过澡,这男人此时穿了件深灰色的浴袍,黑发看起来还湿着,他也没吹干,就那么随意的拢在后头,额头饱满,发际线靠前,上面还有个好看的美人尖。

????“好喝吗?”岑肆拖腮盯了他一眼,或许是被这男人传染了,姿态也有一些的懒散。

????“还可以。”看她这个神情,苏行止就知道她酒瘾又有些上来了,却也不说破,故意就这么等着她的反应。

????岑肆其实还挺纠结的,自从上次醉酒过后,她就已经决定戒酒了,这东西虽然挺好喝的,但实在是容易出洋相。

????过一会儿,下定决心似的,她出去就倒了杯果汁进来,大大的喝了一口,表情有些嫌弃,这样漂亮的夜景,还是喝酒更有感觉啊。

????苏行止唇角向上扬了扬,实在是喜欢看她这些日常生活中的小反应,很鲜活的表现出了她的性格来。

????眼看她情绪不好,就想哄着些:“这酒度数不高。”

????“是吗?那我就尝尝。”岑肆果真高兴了些,拿过酒瓶往杯子里倒了一点,喝了一口之后,她就稍稍闭住眼睛,回味了一会儿。

????再睁开眼时,点点头说道:“不错,回味很长,有一些香草的味道。”

????酒类的话,她还是比较了解的,喝烈酒是为了麻痹自己,尽快醉掉,喝红酒葡萄酒这些时,却是为了享受。

????因为是干红,所以这款酒入口的感觉不是很甜,味道却很绵长,有种果类的香气,一点儿都没有酒精的呛人气息。

????岑肆就忍不住又倒了一些来喝,微眯着眼睛,不同于之前牙疼那时病猫的状态,这会儿的样子看起来十分满足,素白的一张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。

????到最后,大半瓶子酒倒都叫她给喝掉了。

????不知不觉就已经是十点多了,夜风微凉,云把天上的明月遮了一半,光线有些昏暗了下来。

????苏行止看了眼对面的女人,见把她把白嫩的一双脚收在睡裙里,又伸手拢着身上的外套,他就说道:“进去吧,有些冷。”

????“嗯。”岑肆就点点头,倒也没醉,只是在酒精的作用下,心情多少有些亢奋。

????眼见苏行止从椅子上起来,朝她微微弯下腰,看样子是伸手打算拉她起来,她就眨了下眼睛,目光稍往下移。

????男人浴袍的带子有些松,前襟是散开的状态,又因为弯腰倒动作,里面的肌肉就更能看得清楚。

????很漂亮的八块腹肌,一看就是常年锻炼才能保持下来,看起来还…蛮有诱惑力的。

????抿了抿嘴唇,她的身子往后退了退,忽然问道:“你的这个房子里,每间屋子都能上锁吗?”

????“是啊。”苏行止挑挑眉:“怎么,怕我晚上闯进去?”

????“那倒不是。”岑肆否认完,又问他道:“那你都有房间的钥匙吗?反锁了进不进得去?”

????“没有。”苏行止盯了她一会儿,摇了下头。

????“哦。”慢吞吞答了一句,岑肆这才站起身来。

????两个人一起走进屋子里,苏行止回手把通往露台的玻璃门拉好,他的房间也在二楼,两个人上去之后,便一起在楼梯口的地方站定。

????眼见着岑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他皱了下眉头,终于垂眸问道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????有些懒散的靠在墙边,岑肆抬头看看他,歪头想了一下,表情无比认真:“没什么,就是…想摸一下你的腹肌,可以吗?”

????葡萄酒度数虽不高,但更容易醉人,虽说她酒量很好,此时却也有些上头,属于她醉酒的第二阶段,思路清晰,但情绪比较容易亢奋。

????这些话说出来后,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只是缓慢的眨了下眼睛,白皙的小手抬起来,真的就凑过去,轻轻贴在男人胸口的位置…彻彻底底的占了次便宜。

????就跟被一个小猫爪子挠过似的,苏行止的喉咙动了动,低头看看女人白皙的脸颊,他的眸色逐渐深了起来,不自觉往近逼了一步:“你还清醒吗?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。”

????“嗯,知道,我只是醉了这么一丁点儿。”女人用两根手指比了个小小的距离,随即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门,动作别提多迅速了,还咔哒一下反锁上了。

????看了一眼那紧闭的房门,苏行止倒有些无语,所以,她刚刚问那些问题,只是为了确定他能不能随意的进出房间?在得到否定的答案后,才会放心的出手撩他。

????这到底是醉了还是没醉,他一时竟然也没有办法确定。

????唯一能知道的就是,这女人已经不知不觉占了他两次便宜,上次是亲完倒头就睡,这次更好,干脆跑进门里躲了起来。

????胆子真的是很大。

????他的眼睛就眯了一下,又靠在墙边盯了一会儿那房门,这才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。

????…

????一夜无话,岑肆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,才坐在床上发愁了起来。

????人醉酒之后,思维就和清醒的时候有些不同,没什么多余的思考过程,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,往常她醉了之后倒头就睡,倒是没怎么表现出来。

????这几次是跟苏行止在一起,两个人又聊了几句,她也就没直接上去睡觉,然后问题就出来了…

????并不是完全大醉的状态,她的记忆当然还在,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了,一会儿还有工作,低低的叹了口气,她就洗漱了走下楼去。

????心里越是发虚,她的表情就越是不自觉严肃起来,看到苏行止正在餐桌前坐着,还特别正式的进了声:“苏总。”

????“嗯,吃饭吧。”男人转过身来,意味深长的打量了她一眼,倒也没有揭穿什么,大手指指桌上的饭菜:“刚送来的,趁热。”

????在他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,岑肆看了看面前的红豆粥和鸡蛋三明治,也就低头吃了起来,全程也没往对面看上一眼。

????眼看着她这一脸正经的样子,苏行止倒有些想笑,往常的时候,他总喜欢一个人独处,大多数时候都没什么多余的感情。

????和这个小秘书相处的一个多月时间以来,却逐渐有了各种情绪,会无奈,会心动,也渐渐开始笑了起来。

????这姑且算是很不错的一种体验,从未有过的,世俗的生活样子在他面前缓缓展开。

????…

????这次出差,苏行止是特意提前来到B市的,目的就是视察一下亚创旗下的分公司,他刚上任不久,要做的事情很多,目前也是一步步的逐渐展开。

????和公司的几个高层一起,岑肆陪着他在分公司待了一天,了解完各种事项之后,第二天才和此次谈合作的盛达公司正式见面。

????地点就选在市中心的一个酒店里,作为东道主,盛达公司为了表达诚意,直接包下一层楼来,以免有人打扰。

????岑肆之前是看过详细资料的,扫了一眼对方的来人,就认出正中间被簇拥的那个高个子男人,就是盛达现任的总裁沈曦年。

????他有三十多岁的年纪,也有过国外留学的经历,算是个比较上进的富二代,所以他父亲才会把这个位置传到他手上。

????要说这盛达的前任老总也是蛮传奇的人物,明明是五十多岁,年龄也不算太大,正是事业期,却忽然宣布辞去一切职务,把公司直接交给了儿子,自己定居海外,什么都不再管了。

????所以说起来,这沈曦年上任的时间也不比苏行止长多少,两个人现在的情况差不多,只是这盛达的规模更大一些,更难管理罢了。

????两位总裁握手之后,两旁的高层们这才过来互相攀谈起来,岑肆全程都站在苏行止身后,眼睛也没闲着,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盯了一遍,跟自己脑子里的名字对上号。

????她此时主要的任务也就是这个,帮助苏行止认出每一个人,防止他把人搞错了。

????到了吃饭的时候,她的位子也一直都在苏行止身边,惹得盛达公司的那些人不时看过来,目光盯在她身上,里面有些不同的意味。

????岑肆当然知道这些人在想些什么。

????想必商界内部,对于苏行止身边总是寸步不离的跟着一个年轻秘书这件事,早就都传遍了吧?现在看到就更加确认。

????但那又怎么样呢,现在看来,她和苏行止的关系,倒也真的不怎么…纯洁了。

????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干的那些事,她耳朵禁不住就红了一下。

????旁边,苏行止不经意的转头看了看她。

????男人身上穿着正式的西装,气质也变得不一样了些,看起来严谨而淡漠,修长的大手拿着刀叉,优雅的切割着盘子里的牛排,偶尔跟盛达的总裁交流上几句。

????过一会儿,动作很轻的挪开了岑肆面前的盘子,将那盘切好的牛排放了过去,而后才继续若无其事的扭回头去。

????大家都看着呢好吗?!在座的都是人精似的存在,即使目光扫到了这个动作,却也还照常的交谈着,只是目光里都带着心照不宣。

????岑肆手里的叉子停在中途,眼看着面前干净的白瓷盘子里,被切的整整齐齐,甚至还能排列出原本形状的鲜嫩牛排,耳朵感觉更热了几分。

????默默叉起一块放在嘴巴里咀嚼,别说,还蛮好吃的,也不知是因为肉煎的好,还是别的某些原因。

????她之前毕竟生活并不富足,因此没有吃过几次西餐,虽然学过简单的刀叉事业技巧,但是面对牛排的时候,还是有些不自信,怕盘子和刀接触,发出那种很刺耳的噪音,所以她干脆就没有去碰。

????但说实话,她还是挺想吃这牛排的,眼睛不自觉就扫了几眼。

????就这么微小的动作,苏行止居然也能看见,而在他工作的时候,一般都是不怎么吃东西的,从始至终切这牛排都是为了她。

????而此时,男人已经放下了刀叉,再不碰桌上的食物,继续低声和盛达总裁聊着,两个人的表情都很认真,看起来相谈甚欢。

????饭后,因为盛达总裁的再三要求,一行人又决定去盛达自家的球场去打高尔夫。

????照例是自己开车,苏行止上车之后,才转头看了看岑肆:“吃饱没有?等工作完了,带你去吃别的。”

????眼见他语气自然,一点儿都没提昨晚的事情,岑肆也就放松了一些:“我还好,但你一口都没吃吧?”

????“嗯,那等一会儿,你带着我去吃饭。”他便改变了说法,很快发动了车子,跟在前车后头行驶了起来。

????那球场在郊外的位置,因此车子开了约莫一个多小时才到达,下车之后,前头盛达的总裁沈曦年就迎了过来,大笑着说道:“哈哈,路途很远吧?走吧,我来带路,咱们去换衣服。”

????说着就和苏行止攀谈了起来,神态比刚才更加热情了一些,岑肆在一旁就有些奇怪,总感觉这人和刚才不同,具体的却也说不上来,明明衣着和相貌都一样。

????她是跟在苏行止后面的,因此落后于两个人几步,看着那沈曦年的走姿,心里的疑惑更甚,一个人在短时间内,会改变自己的走路方式吗?

????跟刚刚的沈曦年不同,这个沈曦年的步子更大些,而且左摇右摆的,看起来太随便了些。

????她就又追上去两步,不动声色的查看了一下这人的侧脸,这才更确认了:根本就不是一个人,虽然大致容貌差不多,但细微之处还是有差别的。

????“苏总。”她就开口叫了一声,举了下手里的手机:“公司有电话过来,说是有重要的事情通知您。”

????苏行止显然看出她神色有异,但还是大步走了过来,两个人离那冒牌的沈曦年有了些距离,岑肆才一边装着把手机递给他的样子,一边低声提醒:“那个人不是沈总,我感觉…应该是双胞胎。”

????两个人长相如此相似,这人又轻易的混了进来,思来想去,岑肆也只能得出这么一个结论。

????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苏行止点头,把手机又递还给她,这才大步又走了回去。

????“公司有事吗?”冒牌沈曦年还在原地等着他。

????“不是什么要紧的。”苏行止淡淡说道,扫了对面这人一眼,声音冷了下来:“咱们现在要去哪里,是去换衣服吗?好久不见,沈曦霖。”

????苏行止居然认识这个人吗?岑肆走过去的脚步顿了一下,有些惊讶。
(←快捷键) <<>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